栏目导航
文章正文
三唑仑和K粉是什么样的毒品?
作者:北京名仕戒毒医院    发布于:2016-01-26 09:55:3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一些道友因为经济能力已经不堪重负,便将三唑仑碾碎了直接用鼻子吸食,就象是打K一样。因为单位离父母家有4个小时的路程,工作不忙的时候便经常往返与单位与父母家。

      一些道友因为经济能力已经不堪重负,便将三唑仑碾碎了直接用鼻子吸食,就象是打K一样。因为单位离父母家有4个小时的路程,工作不忙的时候便经常往返与单位与父母家。在火车上认识了几个专门在火车上行窃的扒手,刚好他们的行程和我的一样,一起上车,一起下车。据说他们也是分段的,不能超过了自己的地盘。我拿的是找人办的铁路工作证和免乘票,他们以为我是铁路职工,所以见了面会客气的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 一天在列车的连接处,看老孬自己蹲在那里,满鼻子满嘴的血,相当的恐怖。我忙问你这是怎么了,老孬说没事,犯瘾了。我说犯瘾怎么鼻子和嘴还出血啊。他说自己很早开始就开始直接吸食三唑仑,一开始一次八片,一天二到三次,现在一天要接近百片。一犯瘾的时候就鼻子出血,我估计长期的用吸管吸食三唑仑已经把鼻膜整个破坏了,严重的时候连咳嗽都全是血。这么恐怖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看见,利马我身上的一瓶三唑仑都奉献出来。看着他一道一道的吸,管子上,纸上,手上到处是血。不大一会,血止住了,看他的脸色也恢复正常。人也有了点精神,抽着烟我俩就聊了起来。老孬说自己以前是铁路职工,因为吸毒被单位开除了。

     没有了正常的收入便和社会上的人一起吃火车。一开始,人的警惕性都比较低,后来渐渐的这个路段被偷的多了,乘客到了这个路段都非常的小心,所以钱也不好整了。聊了一会车也到站了,一起下车的时候他非要叫我等等,不大一会,他回来把一个大包包拿回来给我说:我知道你玩这个,这是我们上次在车上抢的。我现在只吸三唑仑,不玩四号,这个就给你吧。我说你拿去卖钱吧,还能换点药。老孬生气的说:兄弟是不是看不起老哥,叫你拿着你就拿着,一会我后悔了你想要我都不给你。默默的接过了东西说: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给你留个单位电话,以后有事你找我。

     自那以后对三唑仑又有了新的认识,湛蓝娇小的身躯下掩盖的是魔鬼一样的心。在不知不觉中潜入你的身体,恣意的破坏着你的器官,狞笑着带走你的健康,你的意志。在本质上它要比海洛因还要可恶,因为在华丽的外表下,有国家的准生证,堂而冠之的伤害着我们。我们是否应该事先被告之,此药有强烈的依赖性,可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。一切都没有答案,有的只是弱势群体那苦苦挣扎的身影。

     吸毒上瘾真实案例故事分享;

     我是一个农村仔,我是怎么染上毒品的。希望你们看了后别步我后尘。希望你能花1分看完这些 这对你 或着孩子 或着朋友都有帮助 !
  
     随着经济所变,我们这一代的生活很好过 城市也慢慢发展起来 我从农村出到城市见到各种各样的生活 ,偶然的机会同学带约去酒吧玩, 觉得酒吧很好玩很多人很开心 ,刚刚开始去只是觉得好刺激 ,去多了酒吧这些地方了就知道有了 K粉 这种东西!

     有时候去到的时候朋友见到你都是问你嗨了没有, 年轻的心态总是好奇 ,然后就吃了一次 K粉, 出现的境幻觉什么真的是太刺激了, 而且听朋友说也不会上瘾,从此我便坠落在酒吧跟K粉之中 !

     在酒吧的时间认识了很多黑社会的朋友,有很多都是抢 偷 骗 的 。认识久之后出于没钱就跟他们一起出去偷抢骗, 朋友偷来的钱都拿来买K粉 他们睡觉起来就, 越来越多K粉友了, 他们说没什么感觉了 ,然后他们就提出试试冰毒麻古 ,他们也说不会上瘾的 。

     我也吃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回家乡了, 我家乡原来也有K粉 ,自己想着要戒了它 ,但就是有心瘾, 总是潜意识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吃了。 可是吃了一次又一次,都是最后一次却戒不了。

     我的生活从此变的很堕落了,如果你也是吸毒者就趁早戒了它吧! 这东西害人害自 你潜意识告诉你不会上瘾但是你还是上瘾的 ,你想想你现在的生活 现在回头还来得急!

脚注信息

          北京名仕戒毒医院 版权所有2015-1018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0号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邮编:100039   咨询电话:13581783097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网址:http://www.39jdw.com/

戒毒关键词:北京最好的戒毒医院 | 戒毒方法 | 戒毒医院 | 最好的戒毒医院 | 北京戒毒医院 | 北京名仕医院